主页 > www.13723.com >
贝尔链崩盘后疑似再启动新盘被割韭菜们还想参与
发布日期:2019-09-09 20:02   来源:未知   阅读:

  币圈史上规模最大的资金盘之一——贝尔链,在近日迎来了崩盘结局。自7月末起,贝尔链旗下多款“游戏”停止了挖矿产出,投资者收益停滞。8月30日,贝尔链CEO Vincent在微博上发布长文,正式宣布将关停所有游戏产出。,,

  8月30日,贝尔链CEO Vincent在微博上发布长文,正式宣布将关停所有游戏产出。

  “贝尔链跑路了。”意识到这一切的投资者们,纷纷建立起了一系列维权群。然而,贝尔链项目方,却开始了新的收割游戏。

  名为“Tepleton”的新项目横空出世。这个疑似由贝尔链团队打造的新项目,抛出了“跨链”“量化”的噱头,重新挥起了镰刀。

  韭菜的记忆,往往只有三秒。几分钟前还在控诉项目方的投资者们,又一次准备投身于资金盘之中。

  8月30日晚间,贝尔链CEO Vincent在微博上发布长文,正式宣布将关停贝尔链所有游戏的BRC(贝尔链代币)产出,“感谢有你的陪伴”。

  以游戏为幌子,打着“高额收益、100天回本”旗号的贝尔链,自此宣告模式终结。

  “在币圈,发布这样的文章,等于公开告诉大家:‘我们跑路了’。” 贝尔链投资者李文林告诉一本区块链。

  以贝尔链上的游戏“超级富豪”为例,其规则是:玩家充值ETH可获得金币,金币可升级建筑物;而建筑物越高级,挖得的BRC越多。

  但在贝尔链CEO发布公告一个月前,包括“超级富豪”在内,贝尔链上的许多游戏就停止了产币。

  8月以来,在贝尔链CEO Vincent的微博评论区,一直有愤怒的投资者不断质问:“贝尔链什么时候恢复挖矿?”

  “一停就是大个半月,推迟回本周期。希望快点可以挖币,我们要还贷款的。”一位投资者留言称。

  曾经的高额回报,让许多玩家不惜代价入场。靠贷款投资贝尔链的玩家,远不止他一位。

  AOFEX交易所数据显示,BRC价格在今年7月9日达到127元高点之后,便一路下跌。截至9月2日,其价格仅为12.3元。

  “我投入13万元建了一个满级建筑,最后只退了我3000多个BRC,加上停产之前挖到的1000个BRC,算下来亏了一半多。”李文林表示。

  贝尔链创始人之一、首席框架师Ray否认了“跑路”的说法。对于网络上流传的维权者亏损信息,他表示,“并不符合团队核实的情况”。

  8月31日,贝尔链发布公告称,将关停所有游戏内的BRC产出,作为补偿,玩家将获得一次性收益。

  Ray在接受蜂巢财经采访时表示,由于贝尔链一次性释放红利,引发了市场抛盘,投资者必然会出现信心不足的反应。“但这是贝尔链‘去模式化’必须要走的一步。”Ray说。

  与此同时,为了安抚贝尔链受害者的情绪,项目方在短时间内拉升了BRC价格。

  “现在我只有趁币价拉升把手里的BRC卖掉,不然亏得更多。”李文林告诉一本区块链。

  有趣的是,在历史上,贝尔链的投资者往往不关心BRC的币价涨跌。在币圈,他们显得格外“佛系”。

  原因在于,对于贝尔链的大多数投资者——“内盘”用户(即“超级富豪”等游戏玩家)而言,BRC的涨跌,并不会影响其收益。

  以“超级富豪”游戏为例,它的每日产币数量与BRC价格相关,但实际产币的总金额却与ETH挂钩——假设ETH币价不变,如果BRC价格上涨,投资者产币量减少;如果BRC价格下跌,投资者产币量也会增加。

  这意味着,无论BRC币价涨跌,投资者的实际收益、回本周期都是固定的。甚至,BRC跌得越惨,投资者们未来通过BRC上涨获得收益的可能性也越高。

  即便币价已经持续下跌数月,但内盘恒定、高额的静态收益,让贝尔链的投资者忽视了外部环境的变化。

  但多位贝尔链投资者对一本区块链表示,现在贝尔链旗下的“超级富豪”“环球城”游戏已无法打开,他们也无法获知是否获得了所谓的“一次性收益”。

  一个名为“贝尔链应对群”的社群聊天截图显示,仅在这个群中,亏损额在百万级别的受害者,就有十余名之多。

  一本区块链联系到了其中一位投资者。他确认,他个人的投资额、亏损额,与截图信息相符。

  然而,与无数币圈维权群一样,大多数维权群都没有实质上的领导者。很快,群友们从想办法、互相安慰走向互相抱怨、指责,猜测与流言也越来越多。

  9月2日,几乎所有的贝尔链维权群内,都在流传同一张照片——“因下级损失惨重,某贝尔链上级被下级砍腿”。

  可愤怒的投资者们仍然需要发泄出口,“砍腿”成为了他们控诉庄家、操盘手与上级的口号。

  “贝尔链团队没有跑路,只不过是放弃贝尔链,开始新项目了。”一位贝尔链前员工对一本区块链表示。

  外界推测,贝尔链团队操盘的下一个项目,就是Tepleton,中文名为“邓普顿”。

  贝尔链的主要资讯站点“,在日前删除了所有与贝尔链相关的内容,并更名为“Tepleton邓普顿资讯站”。

  9月2日,Tepleton在新加坡召开了首场发布会。许多贝尔链投资者指出,这次会议的嘉宾,多为贝尔链的核心人物。

  日前,各个贝尔链社群中流传的一份Tepleton白皮书显示,这是一个以“跨链”“AI量化交易”为卖点的区块链项目。

  Tepleton官网不支持中文,也并不提供中文白皮书的下载。其中文白皮书自称由社区志愿者自行翻译。然而,有趣的是,这份中文白皮书中,却出现了许多英文白皮书中没有的“独家”内容。

  例如,Tepleton中文白皮书中,介绍了一个名为“阿尔法CTA套利一期一号”的量化投资产品,预计年化收益率高达58.66%。外界预期,它将成为Tepleton上线后的首个“模式”。

  “搬砖套利、量化交易、存币生息,是币圈资金盘项目最常用的三大噱头。”区块链研究员孙原表示。

  “贝尔链团队的操盘能力十分强大,整个盘子维持了将近一年,如果换成别的操盘手,可能早就崩了。”贝尔链投资者葛建木表示。

  在他看来,贝尔链上的每一款游戏,都代表了一个模式。在币圈,许多团队做好一个模式都非常困难。像贝尔链一样,能够通过推出多款游戏(模式),吸引投资者复投甚至锁仓的项目方,屈指可数。

  “这也是许多贝尔链投资者即便损失惨重,依然希望能在Tepleton上再赌一把的原因。”葛建木说。

  在某贝尔链维权群中,当有投资者提到Tepleton时,群内再一次热闹起来。

  贝尔链CEO Vincent在公开信中表示,2019年下半年,贝尔链的目标是打造一条游戏公链,引领区块链游戏3.0的到来。

  “我们有责任坚守初心,守护所有的信任与投入,守护行业长期健康有序的发展,为此,我们甚至将不惜一切代价。”Vincent在公开信中写道。

  投资者们对这样的言论并不买单。“资金盘做不下去跑路了,也能洗白成团队要坚守初心、做正事。脸皮要多厚的人,才会说出这种话。”有人表示。

  “贝尔链的天使轮,ETH和BRC的兑换比是1:6000。币价最高时,6000BRC相当于70万人民币。”贝尔链前员工对一本区块链表示,“现在,团队早已赚够了钱,是时候开发一个新项目继续割韭菜了。”

  自称在贝尔链上“小有收获”的葛建木,表示自己不会参与Tepleton这一新项目。

  “韭菜都是头茬的最香。Tepleton要割二茬韭菜,肯定不会像贝尔链一样放长线钓大鱼。”他表示。

  “当你进入资金盘的那一刻,你就已经输了。赚钱是庄家的施舍,赔钱才是常态。”葛建木说。

  标签:贝尔链 投资者 brc 区块链 tepleton 维权 白皮书 收益 游戏 项目 玩家 中文 资金 内盘 价格 币价 产币 葛建木 割韭菜 新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