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ww.40992.com >
人为什么要吃人
发布日期:2019-09-09 20:02   来源:未知   阅读:

  人死于人类活动本身,本身就是一出天大的悲剧。 致人以死的人类活动范围很广,人吃人只是其中之一。 动物界的大多数物种在正常情况下是不残食同类的,尽管它们的雄性在交配期要发生你死我活的争斗,但那是在为后代筛选最健康的父系基因做必要的准备活动。 动物没有占有欲望,只有极少数种类的动物才具备“储藏”本能,譬如啮齿目动物。 人吃人这场历史大悲剧,可以分为两个大幕:第一幕是没有剩余劳动产品的野蛮时代,第二幕是有剩余劳动产品的文明时代。 没有剩余劳动产品的野蛮时代,即人类以采集和狩猎来维系生命并繁衍种族的历史阶段,祖宗们今天还在为明天的衣食发愁。没有剩余劳动果实,便没有私有观念。那时的古人不知偷盗和抢劫,因为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供你来偷抢。 人类历史上也曾有过“人吃人的”野蛮阶段,却有异于现在的人吃人的社会制度。 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以来有无数探险家关于“食人族”的记载和报导,斐济的现代人至今尚未废止这野蛮人的遗俗。 恩格斯说:“柏林人在10世纪的时候还在吃他们的祖先”---“祖先”应该翻译成“祖父”,因为祖先早已化为一滩烂泥或者粪土而不可入口了,只有祖父一息尚存。 “吃祖父”,是古人在采集无果、狩猎空还的危急时刻所采取的唯一生存手段-----先吃掉劳动能力减弱或者丧失了劳动能力的长辈,借以保存富有劳动能力的青壮年以及青年们的儿女子孙;那些劳动能力减弱或者丧失了劳动能力的长辈们也甘心情愿地被吃掉,非此则无以维持种族延续的良性循环。吃掉老人的人和被人吃掉的老人,双方均认为吃与被吃都是“非常必要的,非常及时的”。 诚然,在有剩余劳动产品的文明时代也间或有人吃人的个案发生,即“易子而食”。《公羊传·宣公十五年》:“易子而食之,析骸而炊之。”说的是春秋时宋国被围,城内粮尽,百姓交换子女以当食物。仅仅读过法学预科又改了行的姚雪垠老人,在其长篇历史小说《李自成》第二卷第二十二章里用“赤地千里”、“人烟断绝”和“易子而食”等触目尽心的语句来描述明季灾民的悲惨艰辛生活。人到了“易子而食”的时候,只要求“活着”而不敢奢望“生活”。 所幸日本国的史籍记载成了恩格斯的言论,“故事”和典故的佐证:19世纪中叶的日本还有人们在“断炊”的时候把年满六十的亲生父母送到山林里饿死的旧习。 对德国辩证法大师黑格尔所说“存在即合理”的正确理解是:现时存在的都是合理的,合理的将来必然是不合理的。在古人生活资料短缺,食物断绝的时候,那“人吃人”和“人到六十不死就被活埋”就都是“合理的”;一旦人类的生产力发展到产生剩余劳动成果的历史阶段,那“人吃人”和“人到六十不死就被活埋”就成了“不合理的”了。 随着社会生产力的不断提高,采集进化成农耕,狩猎拓展为畜牧。剩余产品数量的增大,不仅填满了人类的胃口,还促生了人类的私有观念。后天占有欲(Possessive)在无限膨胀,私有制(Privateownership)在发生,人吃人的社会制度( Man-eating socialsystem)在不断发展。 为了争夺和占有生存空间和自然资源,产生了原始部落间的战争------战俘在阶级社会的初级阶段是多余的,战胜者无力为他们供应衣食,便一度盛行“杀俘”之风。随着战胜者生存空间的扩大和资源的丰富,战俘成为战胜方自有劳动力缺额的补充,他们大多数转型为生产奴隶,“杀俘”之风乃止。从此,战争的目的从两个增加到三个,即争夺生存空间,占有自然资源和掠夺劳动人口——人是生产力中最活跃的因素。 今人的“人吃人”是剥削,它肇始于产生剩余产品的那个历史瞬间。到了世界史的近代,才是马克思所说的“资本家无偿占有工人的剩余劳动”。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司马迁《史记》第一百二十九章“货殖列传”),古代中国的智者老早就以唯物主义者的眼光审视着人类活动的总和。这位两千多年前没胡子中国老人司马迁的正确论断,直到150年前才被德国大胡子老人马克思用“人类的一切活动都是受其意识支配的,而意识的背后又都有物质利益在支配着”的精炼文字来表述出来。同样的理论,出在两个名字里都有“马”字的老者笔下,也是历史的巧合和幸运。 马克思主义认为“战争是政治的继续”,“政治是经济的集中反映”。这说明古今中外一切战争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经济利益的,不论这“利益”二字的头上被战争发动者戴上诸如民族、阶级、国家、政党等美丽的桂冠!也不论是美国佬丢在日本的,还是关老爷手里的大刀。 中文的缺憾之处,是它太善于“抬举人”。譬如,“领袖”都很伟大,在英语里只不过是在lead(引导)这个动词的后面加上了er ;导师也很伟大,英语只不过是在Instruct(指示)这个动词后面加上了or ,这与在teach(教)加上er构成了“教师”是同样的构词法。er和or就是“者”的意思。这样说来,“学者”只不过是在“学”字后面加上了“者”字,就是“正在学习的人”。学者尚不及“学家”,因为只有“学到家了”者方堪称“学家”。 有人说“武侠小说是成年人的童话”,成年人却不止阅读武侠小说,也陪着儿孙去看动画片。 以“历史学者”(不是徒有虚名,在下有硕士学位和高级职称,又有几家瞎了眼却又“有头有脸”的报刊发表过我的几篇“像模像样”的文章)的眼光来评判,窃以为在万千动画片中以进口的《蓝精灵》为最佳者。 《蓝精灵》的故事是这样的:“蓝精灵”是一群卡通人物,他们生活在一个家族式的王国里。某日白胡子老头国王,即最年长的老蓝精灵要上山采集草莓。临行前,千叮咛万嘱咐儿孙们一定要精诚团结。老的刚出城门,那些小的便争权夺利起来,大打内战。老头子挎着满筐草莓回来,见那山河破碎的景象,泪流满面地感叹道:“你们怎么能向人类学习呢?只有人类才争权夺利啊!” 可见,现在为了社会财富而征战不休的人类,和那些“一切向钱看”的人一样,都是幼儿园的小朋友。 只有在那社会生产力高度发展,物质财富极大丰富,达到了可以满足整个社会及其成员需要的程度。生产资料的占有关系彻底摆脱了私有制的束缚,生产资料和劳动产品归全社会公共所有。实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原则。由于生产力的高度发展,产生剥削阶级的社会条件不复存在,阶级和阶级差别都将消灭,城乡之间、工农之间,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之间这些重大社会差别也将消失。全体社会成员具有高度的觉悟和道德品质。随着阶级和阶级差别的彻底消灭,作为阶级统治工具的国家将完全消亡。那时,管理公共事务的机构虽然存在,但它的社会职能已经失去其阶级性质的时候,整个人类才算是成熟的人。 上面的文字,是马克思主义对人类最高理想的社会,即社会所下的定义。